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加拿大28正规开奖网站

2010-09-13 16:09:18
标签: 文学艺术
分类:
滔滔的淮河,千百年来常常泛滥成灾。淮河的上中游有大大小小几千条支流,大多发源于大别山区。因此,大别山的山洪成了淮河流域最大的产水区。每到雨季,来自大别山河流的洪水,犹如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地奔入淮河。淮河流域多灾多难,受灾人数常达几千万,历史上多次出现过“庐舍为墟,遍地尸漂”的惨痛景象。
新中国刚刚诞生,毛主席就发出了“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号召。治理淮河的方略是“蓄泄兼筹”。所谓“蓄”,就是把洪水拦蓄在大别山区和沿淮低洼的地方。于是,大别山区就连续修建了五大水库,形成了高峡出平湖的人间奇迹。
佛子岭、梅山、响洪甸、龙河口、磨子潭水库,可将66.22亿立方的水留在山上,用于发电、灌溉和航运,变“水害”为“水利”。改革开放以后,勤劳的大别山人民,又把这些水库,营造成了风景区,用山光水色的秀美,继续做出奉献。
佛子岭水库是淠河的源头,她以“亚洲第一坝”的雄姿而受到世人青睐。巍巍大坝矗立在青山秀水之间。顺着坝孔流出的发电余水,浪花四溅;排进灌溉渠道的水,输送甘甜。当年电影《上甘岭》的插曲,由郭兰英演唱的“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美丽画面,就是在这里拍摄的。
山因水而秀美,水因山而壮阔。坝上的佛子岭人工湖,是青山和碧水接吻的地方。湖上泛舟,恍若置身漓江,又如游于画廊。水光接天,浩浩淼淼,锦鳞游弋,浮光跃金,是名副其实的大别山中的蓬莱仙境。船在碧波中荡漾,常常被前边红叶满山的峭壁堵住,但船至璧下,山弯水折,湖面却豁然开朗;船行一段,又被灌木如染的险崖堵住,等行至崖下,山转水移,湖面又开一道。如此多次,使你屡屡体验到“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意境和情趣。向两岸眺望,“老鹰岩”、“九龙簇珠”、“狮子戏象”等山石奇观,掠过眼帘。位于湖心的獐子岛,三面临水,一面依山,当年这里养过獐子。因确保这里的水源纯净,让下游喜运网、合肥永喝“放心水”,已经禁绝岛上的人居和养殖畜禽了。
磨子潭水库也在霍山境内,地处大别山深处,四周高山摩云。入湖口的“鸡笼尖”,秀拔于群峰之上;湖面的“小四望”,势冲云霄。湖面由上而下分成两片;“仙女台”下临湖面,湖映岩影,虚实相衬,多彩多姿。这个湖是个“待字闺中”的“少女”,在等待着人们去梳妆、打扮、开发呢。
梅山水库大坝,修建时是世界第一高坝。登上它,无异于登上一座特立独耸的山峰。而这“山峰”夹在两座高峰之间,上临平湖,下临空谷,风顺气畅,接天摩云。往上看,水波拥黛,青峰比肩,山花烂漫,竹树如织,水鸟翔集,白鹭绕天。往下看,三座大桥连接史河东西。高楼林立,鳞次栉比,车水马龙,人如蚁聚,更有对面小山上的革命烈士纪念塔,直冲云天,迸射光芒。
从杨家滩乘船游梅山湖,过“关山河”,经“梳妆台”,行“狮子口”,到“古城畈”。轮船剪开万朵梨花,一路欢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岸边,或茶园满坡,或苍松挺拔,或幽竹耸翠,或红枫流丹。山势,时而舒缓卧龙,时而奇峰峥嵘,时而瀑布飞下,时而白云人家。在湖面宽阔处,可以看到水鸟群。有时多达千只。它们有的在蓝空中飞翔,有的水中浮游,有的在草滩觅食,有的在树上嬉戏,白色的、灰色的、灰白相间的,黄白间杂的,这些鸟啊,映衬在青山碧水的大荧屏上,为梅山湖的秀色增添了生机。
响洪甸水库是大别山水库中最大的一座,蓄水量27亿立方米,因位于老区金寨,故名“将军湖”。水库有两道坝,上坝是主坝,下坝是兴建安徽首家蓄能电站筑起的新坝。乘快艇飞驰响洪甸水库,是畅快淋漓的享受。清风扑面,浪花飞舞,水珠溅落在身上,让你舒爽惬意。快艇直行,剪开一道白线;快艇转弯,划出半个白圈。一座座主峰淹浮在水中,成了吻波的翠岛。这些荡漾在水中的山上,青砖红瓦,绿掩翠护,竹林葱茏,板栗丰硕。湖面上不时有鱼跃出水,常有鹭鸟守候在浅水湾处,不停地叼鱼啄虾。
60平方公里的响洪甸,因湖汊密集,水活草茂,光照充足,而成了天然鱼仓。当年,曾在两山之间,张开大网,船拖人拉,一网竟捕鱼13万公斤,创造了内河内湖的捕鱼最高纪录。近几年,有些外地钓鱼爱好者,结伴开冷冻车、搭帐篷在湖边钓鱼,三两天便可满载而归。
我们来到响洪甸水库最宽阔的地方,停下了。风平浪静,茫茫碧水。可是,这水的下面却淹没了一个繁华的古镇。这个镇叫“麻埠”,是商品集散地,旧有“金麻埠”、“小上海”之称。这里商号云集,会馆众多,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的住宅“刘家新圩”也建在这里。
为了修建水库,保下游安全,响洪甸淹没了麻埠镇和流波镇;梅山湖淹没了金家寨。大别山库区人民移居山上,以渔樵为生,条件艰苦,这也是长期不能脱贫致富的重要原因。
有一首诗写道:“水中的大别山不停地摇,似在飞,又似在跑。山谷里无人静悄悄,淡黄月,系在杨柳梢。亮起浆,平湖小舟摇,哗,哗,一个人慢慢漂。踏月来寻那条失踪的街,这水下沉着一座古城堡。……”
水下沉埋的历史,已记于史志上,刻在山民的心中。现在库区的秀美风光和游人的欢声笑语,已抹去了昔日的苍凉,库区人民正畅享着“失”去后的之所“得”……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