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走近鲍蕙荞

2013-06-08 21:06:53
标签: 文学原创
分类:

  《公爵钢琴——感动喜运网》李伟琴行之声,如期在皖西宾馆国际会议中心如期举办。出席嘉宾是我国最箸名钢琴演奏家、钢琴教育家鲍蕙荞先生和她的两位学生贾晓靓和李斯倩。

 

  3月17号晚当我手拉着孙女步入皖西宾馆国际会议中心时,真是百感交集。且不说我走进了一个高档的宾馆和富丽堂皇的会场的感受,仅此我踏上红街这块热土,我的心绪就汹涌澎湃了。这里是我最熟悉的土地了。皖西宾馆前身为喜运网专员公署交际处,就座落在老喜运网风景秀丽的九墩塘畔,对面就是烈士陵园。是我童年和少年时期经常出入的地方。我童年时就在老喜运网的东门外叫东外小学{现称皖西路小学)上学,学校的后门去陵园和交际处一号楼都很近。那时的一号楼保卫是很严密的。作为政府接待宾馆曾经接待过朱德、邓小平、李先念、彭真、杨尚昆、刘澜涛、陆定一、罗荣桓、刘伯承、聂荣臻、郭沫若、李德生、许世友、李鹏、宋平、李贵鲜、洪学智、乔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众多国家的外宾。孩提时代的顽劣,少不了经常和同伴一起去陵园,我们也有办法逃过保卫人员的视线钻到一号楼周围,打游击战。这一带叫小南海一衣带水绿荫婆娑,春意盎然时这里柳丝绵绵、桃李芬芳。我们多少次在这里祭扫烈士墓,听老红军战士讲述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故事,我们也经常听苏家埠保卫战和张家店战役的故事。我中学就就读在喜运网二中,距离这块红土地也只有几分钟的路程。进入中学少年顽劣的习性少多了,懂得一些读书报国的道理了,常利用课余闲暇去那梧桐环抱,绿树成荫的情人路背书/背俄语单词,朗诵俄语课本。我初中时就开始学习打乒乓球,开始在学校水泥台上练习,后来打的稍好一些就和几个同学到交际处礼堂去练习。那个时候对连蝉三届世界乒乓球冠军的庄则栋非常的崇拜。当时也立志好好学习,将来为国争光。我在这块红土地度过了我最快乐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时过境迁如今的红街广场人气鼎沸,各商铺装点得十分华丽,五光十色,各种霓红灯竞相闪烁。新皖西宾馆由浙江精工集团投资,于2005年12月在原址上重新建造,是安徽省第一座全钢架结构的酒店,拔地而起亭亭玉立在九墩塘畔,成为我们安徽西部唯一一座五星级宾馆。今天当我置身于这座五星级宾馆,聆听我国箸名的钢琴大师和她的学生钢琴音乐会,一股幸福的暖流由然从心中升起。

 

  7:30分鲍蕙荞师生钢琴讲解音乐会正点开始。开始出场的是她的学生贾晓靓。1989年出生,4岁开始学琴。2001年起师从鲍蕙荞老师至今。200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她弹奏是一首前苏联普罗科菲耶夫作曲的《第六奏鸣曲》,这时鲍蕙荞身着一身黑袭衣,轻描淡画珊珊走上台前,给听众讲解这首曲的含义。她讲解得通俗、简洁、细腻、温和,语调娓娓动听。她对作品的理解可以说是她毕生对音乐的诠释。因为她和庄则栋的姻缘,对于鲍蕙荞的名子我是早有所闻。过去只听说庄则栋妻子美貌、善良、温柔、可爱,想象中一个叱诧世界乒坛的冠军和一个风绰约、才貌双全的钢琴淑女的婚姻该是多么美满和幸福啊!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我就不知了。但是今天走上台的已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但是依然可见她年轻时风姿绰约的风彩,和冰清玉洁的高贵的艺术气质。鲍蕙荞的人生确实让人感叹不已。感叹的是鲍蕙荞的艺术气质和对音乐的热爱和付出,感叹的是鲍蕙荞的做人的品格。具说鲍蕙荞1940年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祖籍珠海人。父亲是我国早期火力发电专家,母亲早期上过教会学校学过钢琴,鲍蕙荞九岁时跟着妈妈学习钢琴,她有极高的音乐悟性,很快就显示出于众不同的音乐才能,13岁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与后来成为钢琴界声名显赫的殷承宗、刘诗昆、顾圣婴成为同学。1957年17岁的她被保送至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学习,很快成为闪亮的新星,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国内外大赛。这个时候鲜花和掌声不断,但是鲍蕙荞自始保持着一个少女的吟持,一打开钢琴只知道一丝不苟的练琴,把那些儿女私情远远地放在脑后。直到1959年在维也纳第七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上,爱情的脚步才悄悄地走近了她。鲍蕙荞认识了世界级乒乓球冠军庄则栋,从此爱情开始萌芽。鲍蕙荞说开始我们不敢公开关系,听说谈恋爱单位就要派人调查,赶上世界锦标赛就不准谈恋爱。俩人不敢一起上街,上街时他戴上大口罩怕让人看见。夏天不敢上街,只能在双方家里见见面,而且时间很短暂。鲍蕙荞说直到1962年我和庄则栋一起出席北京市委组织的春节联欢会时才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但是因为工作原因他(她)们经历六年的爱情长跑。演绎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鲍蕙荞说那时人很单纯,很听话,为了为国争光可以放弃爱情,可以不结婚。我们俩都是属于这种人,属于积极向上的一种,没有说把个人的事看得很重。可是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也不打球了,我也不练琴了,这到给我们的婚姻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一开始他的压力比我还大。因为他反对批判国家体委荣高棠而被指控为“修正主义的尖子”成了重点批判对象,运动员的大楼里贴满了他的大字报,在这种情况下,我说结婚吧!现在也没有人要求你为了祖国的荣誉不要结婚了。所以说我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蒙上了一层无可自控的阴影。

 

  贾晓靓同学用了28分钟给听众送上了一首优美的音乐大餐,真是严师慈母德高艺重,金牌学子一鸣惊人。开始下面听众还窃窃私语,说鲍蕙荞不亲自出马,不能亲睹这位大师的钢琴艺术的魅力,随着贾晓靓同学一首《第六奏鸣曲》弹下最后一个音符,音乐会响起热烈的掌声。贾晓靓同学缓缓立起身,彬彬有礼地给听众鞠了一个弓。这时鲍蕙荞再次走上前台向听众推崇了俄罗斯另一位钢琴作曲家巴拉基列夫。他的一首“伊斯拉美”东方幻想曲,绚丽多彩且富想像力。继续有贾晓靓同学为大家演奏,这时音乐会再次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文化大革命的历史是一段人妖颠倒的历史。鲍蕙荞一家和全国很多家庭一样遭受了这场灾难的打击而有过之。工程师的父亲被打成了“反动学术权威”;刚结婚不久丈夫就被连续批斗了三个月,背上“现行反革命”的牌子,受尽了污辱;哥哥姐姐也有“政治问题”。鲍蕙荞说父亲被关起来,丈夫也被关了起来,我当时已有了身孕,家里的母亲又年事已高而且有病,既要照顾母亲又得关心父亲和丈夫。当时和他一起关起来的教练傅其芳和队友荣国团因受不了羞辱而自杀身亡。我只有宽慰他“你一定要顶住,万不能有别的什么想法,你要想到我和未出世的孩子”,不久我也被他们关起来,要我揭发他的问题。看我有身孕也不敢对我怎么样,也得到什么材料,关了一段时间也就放松多了。鲍蕙荞说庄飚出生不久,我就被下放到农场劳动,呆了两年。到了1968年秋,军管会接管了国家体委,庄则栋得以释放,在周总理直接关照下他恢复了日常的训练和参加比赛的资格,我也因江青的过问结束了农场的劳动回到北京。看来生活好像有了新的希望,实际潜伏着更大的危机。

 

  一曲终了鲍蕙荞又一次走上台和贾晓靓一起,四手联弹了两首拉赫玛尼诺夫的“船歌”和“圆舞曲”,此时掌声经久不息,鲍蕙荞不负众望,使听众一睹了大师弹奏钢琴时的风彩。师生钢琴音乐会进入了高潮。

 

  文化大革命不仅是一段妖颠倒的历史,它摧毁了文化扭曲了人性。鲍蕙荞在谈到这些事时,很是伤心。泪水不自禁地就流下来。本来我们应该和大多数人一样随着文革的结束,慢慢会好起来。我还是那么深深地爱着我的音乐,可是我的先生却陷进了政治的旋窝。他本来是一个特别好、特别善良、特别热情、特别单纯的人,自从当了官以后他完全变了,变得我越来越不认识他了。本来那些我最珍视的东西、最喜欢的东西没了。我感到很痛苦很可怕。多次劝他跟着周总理走,他也听不进去。我的预感终于得到证实。1976年秋随着江青集团垮台,庄则栋也被隔离审查,从天上掉到地下室里,一下就是整整四年的时间。他和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隔离了,我的家人在别人欢庆解放时却再一次陷入了无助的灾难中。鲍蕙荞的钢琴艺术曾在那个时间内,因受庄则栋政治上一泻千里之累而四面楚歌。

 

  当晚的师生钢琴讲解音乐会的压轴戏是由鲍蕙荞另一名金牌学子李斯倩和 贾晓靓共同用双钢琴演奏的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Op23第一乐章》多么优美的琴声啊!近二个小时的高品位音乐欣赏让听众留连忘返,琴声终止很多琴童捧着鲜花涌上台去向鲍蕙荞奶奶和两位姐姐敬献鲜花,要求签名和摄影留念也很多。我想更多地了解鲍蕙荞已没有更多的时间了。她也和我的孙女留了一个影,并在她的书上签了名,这给她幼小的心中留下了多么难忘的一个夜晚啊!

 

  后来经历了十年暴风雨,鲍蕙荞终天重新登上舞台,她一个人、一颗心一条路、一个目标,她紧紧地把自已和钢琴拴在一起,她凭着她的善良和钢琴艺术的才华,博得周围人的同情和信任,终于鼓足勇气走出了阴影,看到了未来和新的希望,进入了今天的世界。今天的鲍蕙荞生活的非常幸福,她把毕生的精力奉献给她所热爱的钢琴艺术,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她利用一切机会倾听同行,也受到同行的敬佩和赞誉。走近鲍蕙荞,鲍蕙荞是一块玉。是一块冰清玉洁的玉。走近鲍蕙荞,鲍蕙荞是一位善良仁慈、温柔、可爱的女人。

 

  作者:瞿世应

 

  写于2012年3月26日修改于2013年6月8日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