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怎么玩加拿大28才能赢

2011-08-21 11:08:49
分类:

 

徐航的蒋光慈情结
程东峰
今年是无产阶级革命作家蒋光慈诞辰110周年,作为蒋光慈故乡的人民和知识界,没有忘记他:传承他的革命精神,阅读他的作品,研究他的文学思想,追述他的感情生活,在皖西大地上从来没有停息过。蒋光慈是皖西人的骄傲,亦是皖西文学界的先驱和楷模。无论是他的读者,还是他的研究者,都从他身上和他的作品里获得过无尽的教益。
我的几案上放着两本书:《蒋光慈评传》和《明月为君侣》,这两本书的作者,均为徐航和吴腾凰,其中的徐航先生是我的同乡师挚。除了这两本书外,他们还写了《蒋光慈传》《蒋光慈.宋若瑜》《蒋光慈与读书》等。徐航先生和吴腾凰先生是大学同班同学,“从读中学的时候起,我们就对中国第一代无产阶级作家代表人物、革命烈士蒋光慈感兴趣,阅读他的作品,收集有关他的资料。粉碎‘四人帮’以后,从1978年起,我们便深入到蒋光慈家乡采访。……访问了蒋光慈的亲属、同学、朋友、战友百余人,并赴国家档案馆,调阅了来自苏联的历史档案,这样一来,使我们得以收集了近千万字的有关蒋光慈的资料,蒋光慈这位无产阶级作家的高大形象,自然而然地浮现在我们的面前。”可见这两位蒋光慈的研究者,还在中学读书期间就孕育了蒋光慈情结,大学毕业后的30多年时间里,他们把其绝大部分的业余时间用于蒋光慈研究,成果丰硕,载誉文坛,其中的《蒋光慈与读书》获2000年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
情之所钟处,深且痛;思之深邃处,精且专。情思精深者,情结也。情结一旦形成,便萦于心,缠于脑,挥之不去,呼之即来,且每每溢于言表。徐航和吴腾凰的表现工具自然是那支听使唤的生花妙笔,表现的结果便是那一本本高质量的著作。这些著作不仅仅是蒋光慈行踪思迹和理想的再现,更是徐吴二人长期孕育的蒋光慈情结的显现:表现在对他人品之爱,对他作家业绩之追随,对他献身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精神之崇敬上。
作为作家的蒋光慈,能诗善文会评论,是文坛多面手。他的主要成就在诗歌和小说上。“蒋光慈是中国无产阶级文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1925年1月出版的他的第一部诗集《新梦》,就是他为中国无产阶级文学奠定的第一块基石,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部献给俄国十月革命的歌集。”钱杏村认为《新梦》“不啻是一颗爆裂弹!……带来了不少的关于‘世界革命’的消息!……只有‘世界革命’是我们的唯一的出路。”在当时,《新梦》具有振聋发聩的醒世作用,是唤醒国民,鼓舞青年的号角,非一般诗文所能比。而后创作的小说《少年漂泊者》《鸭绿江上》《短裤党》, “给蒋光慈带来了巨大的声望,使他向他所向往的做一个‘伟大的、反抗的、革命的文学家’的目标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因为,“在这三部创作里,把四五年来的青年心里整个的表现了,把近几年来的革命在青年心里力量的进展全部表现了。”(杨杏村语)“蒋光慈小说的多产和普遍流行,特到是他的中篇小说《野祭》和《菊芬》,可以说是‘革命与恋爱’小说的发轫之作,加之他当时在文坛的巨大影响,因此在当时的中国文学中形成了‘革命与恋爱’的著名模式。”蒋光慈不仅是一位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拓荒者,还是一位新思想的传播者和新文学范式的创造者。蒋光慈作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奠基者、先锋和主将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
《金寨县革命史》记载:“1920年,白塔畈进步知识分子蒋光慈经陈独秀介绍,到第三国际主办的上海外国语学社学习,并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1年去苏联留学,1922年由团员转为中共党员。1924年回乡,发展他小学的蒙师——志成小学读书会组织者詹谷堂加入中国共产党。” “蒋光慈是皖西中国共产党组织的创建人”也是无可置疑的。他在从事革命宣传和革命文学创作活动时,受到过国民党反动军警的追捕和迫害,作品也遭到过查禁。他的革命道路充满着腥风血雨和艰难曲折。1931年8月31日,年仅30岁的蒋光慈在贫病交加中告别了他挚爱的文学事业。1957年2月,安徽省人民政府追认他为革命烈士。
《明月为君侣》的后记中有一段非常精彩的话,概括了他的一生:“他追求革命,是家乡皖西共产党的创建人,介绍很多同志参加共产党,而自己却被执行‘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共产党人开除党籍;他追求文学,开一代诗风,领一代小说‘模式’之先,但他的作品不仅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查禁,而且有的也遭到一些文人特别是同道作家的‘围骂’;他追求爱情,却留下苦痛深深。他与第一任妻子王书英的婚姻时间,是以‘天’计算的,前后不过十来天;与第二任妻子宋若瑜的婚姻时间,是以‘月’计算的,前后不过四个月;与第三任妻子吴似鸿的婚姻时间,有幸可以以‘年’来计算,但满打满算,也‘只有二十一个月’。”
这不能怪蒋光慈,更不是上苍有意捉弄他,生于乱世,又承担了救国济民的大使命,自然命运多舛。如果他是一个寿终正寝儿孙满堂的常人的话,也就不可能建树这些惊世骇俗的事业了,也就不值得徐航先生为其立传了。
   
(引文均见《蒋光慈评传》和《明月为君侣》两书。)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